明光恒照

Marvel/DC/GoT/SPN/HP/二次元/全职/狂战士信条/基三

【黄喻】一场风花雪月的22(20-22)(完)

一路春白:

队长生日快乐!!!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

大家不要惊慌……生日不写BE……其实那个脑洞也不是BE……啊,再不吓你们了【

来看生贺吧23333这生贺我真是蓄谋已久,对自己的手速有清醒的认识,提前了辣么久开始写,还好正好赶上了~

=============


20

[索克萨尔]悄悄地说:少天

黄少天躺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脑子里左左右右上上下下都是那行紫色小字,拖过被子蒙住头隔断视野,黑暗里喻文州的声音在他耳边悄悄地说:“少天。”

“嗷↗↘→………………”黄少天大嚎一声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吓得徐景熙手里的饭卡钥匙交通卡掉了一地。

“你发情期到了啊?!有病吃抑制剂啊!”

“别闹。”黄少天趴在上铺护栏上一挥手,“我正在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这个事情严肃很严肃的,这个问题很复杂很复杂的!”

“……哦。”

“哦个什么,”黄少天说,“你说,团长昨天密我那几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黄少天又说了:“不是问你字面意思,我是说深意!深意!为什么团长要跟我说他和大眼不是情缘???”

黄少天还说了:“还有他为什么要叫我的名字?叫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悄悄地说??索克萨尔为什么要悄悄地说‘少天’???”

“……………………”因为系统设定是悄悄地说。

“说话啊!!!”

徐景熙拖着箱子怜悯地注视着黄少天:“我要走了,祝你幸福。”

“不!!!你帮我分析分析再走!!!你不能抛下我一个人!!!徐奶!!!熙熙!!!!”

你怎么不叫我奶奶?!“得得得,不就是想听那句话吗?说给你听就是。”徐景熙走到门口,“他没情缘,你可以正面上了,他还特地给你解释一下,说明他对你也很有意思。满意了?”

黄少天羞羞嗒地陶醉:“他还送我毛裤呢……”

“那你能不能穿着你的秋裤套着你的毛裤赶紧起床啊,距离你回家的火车出发还有十个小时。该告白告白,该赶车赶车,快点儿的。我走了,下学期见。”徐景熙带上门。

“下学期见。”黄少天挥挥手,在屋里大喊。

“要是我到家发现还没帮主夫人,就不用见了!”

“……”黄少天被这句话深深地激励了,迅速地套上了他的毛裤从被窝里面滚了出来,叼着牙刷打开了电脑,登上了游戏。

上午十点多钟,登上了游戏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威望日常大半还没开始,帮会里大概也没有人。黄少天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上游戏,一切将清楚而未清楚,而他也并没有多急不可耐,他突然舒缓地想起来他与喻文州的相遇全靠功德无量的网络,大部分时间都以这个虚拟的游戏为载体,何等奇妙,过滤掉了所有不能通过网游来传达的东西,只留下一番心意相互吸引。

也许是这样黄少天才迫不及待地想回到游戏的氛围里去,也许是这样,这个华丽的游戏的华丽之处才真正有了意义。这个游戏总是在应该开花的地方开花,在应该下雪的地方下雪,在幽静星稀的夜晚满月,在崇山峻岭的郊外树林,总是四季不变,花开不败,映射一个不存在的纬度,仿佛那里没有时间流转,只有初始的许愿。

然后拥挤在这个纬度里的虚拟的帐号们,毫不科学地穿过行人和NPC的身体交叠着,他们踏着彩色的光飞到高空,在炫目的战斗里重伤又复活,跳跃在这一成不变的漂亮的地图上,成为了投射到生活与记忆深处的风景。

游戏里的样子究竟是真实的释放,压抑或相反?黄少天无从得知,不敢确定,他在这个纬度里以一个狭窄的自己遇到一个狭窄的喻文州,一路跌跌撞撞,还有点懵懵懂懂,他想他兴许什么都不太知道。

唯一只知道的是,他喜欢——不,是夜雨声烦,夜雨声烦喜欢索克萨尔。

未来会怎样,会开阔起来还是更狭窄,会延续下去还是会断绝,他也不太清楚,夜雨声烦呆在帮会领地里,鲜衣怒马,仗剑……发呆,直到帮会频道里跳出来一行绿字。

[帮会][索克萨尔]上线了。

他仿佛已经在这里等待了这个人亿万年。

 

21

[帮会][夜雨声烦]:团长!我们去打22吧!

[帮会][索克萨尔]:#吓JJC开了吗?

[帮会][夜雨声烦]:…………………………还没

[帮会][索克萨尔]:我可不可以COS一下担任吐槽役的大家?

[帮会][索克萨尔]:你这个智商,以后基本也就告别22了#撇嘴

[帮会][夜雨声烦]:……………………………………团长你受点好的熏陶不行吗!

[帮会][索克萨尔]:^ ^我受了好的熏陶,我还收了个徒弟

黄少天非常心虚地倒抽了一口气,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帮会][索克萨尔]:是个高中生呢,一天到晚上电脑课

[帮会][夜雨声烦]:啊哈哈这么巧,我们高中也是

[帮会][夜雨声烦]: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高中呢!

[帮会][夜雨声烦]:说起来团长你还没回家吗!

[帮会][索克萨尔]:没,后天回。你呢?

[帮会][夜雨声烦]:我今天晚上就走啦#大笑

[帮会][索克萨尔]:几点?我想请你吃个晚饭,来得及吗?

黄少天的心非常不规律地跃动了起来。

[帮会][夜雨声烦]:#吓福利这么好?

[帮会][索克萨尔]:嗯,我今天生日#吓

[帮会][夜雨声烦]:????????????!!!!!!!!!!!!!!什么?!!!!!

[帮会][夜雨声烦]:你怎么不早说?!!!

[帮会][夜雨声烦]: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

[帮会][夜雨声烦]:你等我一会儿!!!!

喻文州完全没在这狂风骤雨般的刷屏里插上话,简直是一眨眼的,夜雨声烦就已经神行走了,然后在他还没充满浪漫色彩地畅想好黄少天要做什么准备,夜雨声烦又回来了。

特别英姿飒爽地从天而降,分厘不差地停在他面前。

…………交易给他一组[肚兜]和一组[春宫图册]。

[帮会][索克萨尔]:………………

[帮会][夜雨声烦]:这个是帮众生日福利哈,这个图册虽然不能打开看,不过还能聊作慰藉

慰个鬼的藉啊……这个帮会怎么回事儿啊怎么福利都这么蛇精病……

[帮会][索克萨尔]:……_(:3」∠)_谢谢帮主

[帮会][夜雨声烦]:还有

江湖飞马快报!“夜雨声烦”侠士在帮会领地对“索克萨尔”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

[帮会][夜雨声烦]:这个是我特别追加的

[帮会][夜雨声烦]:团长,我

[帮会][夜雨声烦]:我们

[帮会][夜雨声烦]:那什么

[帮会][夜雨声烦]:我们去打22吧!

喻文州对着电脑虚握着拳放在嘴边掩住笑,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站在璀璨的烟花里,挨得很近,像从不曾离远过。

[帮会][索克萨尔]:好#欣喜

 

这是一场非常心不在焉的22,以至于好几把他们都打满了半个小时。

当然他们本来也经常要打满半个小时。

“对面又有奶,卧槽还有个十六万的苍云粑粑。好吧,我们就怀着愉快的心情随便打打吧”黄少天在YY里说,“咦……艾玛我勒个去……”

仔细一看,对面还是熟人。

[战场][君莫笑]:啧啧,刚炸完真诚就来打22,也不怕死情缘啊?

死什么情缘啊还没情缘呢!

[战场][迎风]:嗷!黄少天你个小兔崽子!给我大侄子炸什么真诚啊?你安的什么心!

[战场][君莫笑]:#撇嘴能安什么心,不就安点煤老板之心嘛

黄少天在家长面前瑟缩得不敢说话。

[战场][君莫笑]:你刚刚不是还高高兴兴地说有点意思吗#鄙视

[战场][迎风]:既然看到了总要说两句,威风威风#欣喜

[战场][夜雨声烦]:………………………………………………

[战场][迎风]:小子你有什么意见?想不想混啦!想不想毕业啦!想不想跟我侄子过啦!

苍云粑粑君莫笑趁着嘴仗垃圾话的空档,悄悄地想绕到对方背后去搞定索花哥,暗搓搓地走了挺久,一探头,发现索花哥也暗搓搓地绕到对面去了。

[战场][君莫笑]:小伙子心挺脏的嘛,好,有前途,我喜欢,出去给你炸真诚

黄少天:#惊恐#生气#发怒#发怒

[战场][索克萨尔]:^ ^谢谢夸奖,不过不用费劲扰乱军心了,我只收一个人的真诚

黄少天:#欣喜#欣喜#欣喜……#害羞

对面开始哇哇乱叫地刷“瞎狗眼”“闪得人想GG”,夜雨声烦滴水不漏地守卫在索克萨尔身侧,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站在世界的最中心。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团长,来我们楼下吧

你悄悄地对[索克萨尔]说:我再给你放一颗真诚

 

22

见面是有点紧张乃至无措的,黄少天拖着行李箱站在黄昏里寒风呼啸的宿舍楼底下,挥手招呼喻文州过来一起来草坪上长椅子上坐着,有点抱歉地说:“呃,来早了,应该再等个一刻钟的。”

喻文州不明所以地眨眨眼睛:“真诚呢?”

“想看真诚也要拿出点诚意来啊!”黄少天恶狠狠地装腔作势,“来给大爷我唱个曲儿~”

“大爷想听啥?”

“嘿嘿,真唱啊?随便啥!啥都行!”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为什么是狮子王?”

“啊啊啊,啊啊啊黑猫警长!”

“………………还不如狮子王呢!”

“哈哈哈,我喜欢猫科动物。”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在黄少天的一阵脸红耳热里歪了歪头,“那我唱个正经点的,粤语歌?”

沉吟了一会儿像是犹豫了好一阵要唱哪首,终于开口的时候往黄少天那边挪了挪,坐得挨近了他一点。

爱上了,看见你,如何不懂谦卑

去讲心中理想,不会俗气

喻文州的声音柔和却有力度,像是不太习惯在人前清唱,有点微微的颤抖。他手里拿着手机看词,偶尔瞟两眼黄少天,留意他的反应。他的目光,神色,都那么认真,仿佛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黄少天唱这首歌似的。

也许一生太短陪着你

情感有若行李,仍然沉重待我整理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和喻文州的声音一起在颤抖,在磨砂玻璃上有一只手在轻轻摩挲,在柔软喧闹的春天里一朵花缀在绒绒的草地上,在温暖的热饮料里倒进磨细的绵白糖。音调婉转的粤语与平日里习惯的用语不同,眼前人,耳边人,是脑子好使的大统领索克萨尔,也是一个风花雪月的喻文州。

愿你可以留下共我曾愉快的记忆

当世事再没完美

可远在岁月如歌中找你

最后一个高音的时候喻文州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皱了皱眉,黄少天像是和他一起拔高,又缓缓地落下来,怔了好几秒才呱唧呱唧地鼓掌。

喻文州有点不好意思地揉揉鼻子:“唱完了,真诚呢?”

“炸炸炸!”黄少天蹦起来,站到喻文州面前,背对着他的宿舍楼,高举双臂,“团长生日快乐!”

……什么都没有发生。

“…………”喻文州充满耐心地看着他。

黄少天特尴尬地看了眼手机:“对哦我手机快了一分钟……咳咳这个是个意外哈我这个人手速太快了总是快过时间这也是没办法的哈哈哈耐心等待不要惊慌哈哈哈哈哈……这回时间快到了我们从新来过……这次肯定没问题肯定对上了……”

黄少天在喻文州含笑的注视里又一次高举双手:“生日快乐!”

那个瞬间恰好五点半,他身后的宿舍楼连着两边的楼,一到六楼走廊上的日光灯齐齐打开,黑夜里刹那一片白色的光亮,延绵到他们视界的尽头。黄少天站在这一片白色光芒里,那么志得意满地笑:“看,我送给你的真诚。”

他又说:“巧得很你的生日在冬天,不然天黑得晚都没这样的效果。”

他还说:“不花钱的礼物,你不要嫌弃哦,到家给你寄好吃的。”

喻文州摇摇头。怎么会嫌弃呢,他想。不但不嫌弃,还喜欢到要丢人现眼的程度,他居然差点落下眼泪来。

“团长……你……”黄少天像是鼓起了不得了地勇气,最后干脆闭着眼睛大吼一声,“当我情缘吧!”

喻文州笑出声来:“好,欣喜。”

他想他当时犹豫良久还是密聊夜雨声烦求组22简直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从今往后无论世事如何变化,快乐能否长久,无论前路是顺是逆,就算最后粉身碎骨。

他都甘之如饴,欣然前往,决不后悔。


===============

黄少教你学生狗如何不花钱搞浪漫233333

写完啦!写完啦这两个人从头到尾连手都没拉过哈哈哈哈哈【笑个屁啊

所以会有第二部,真的,真的是真的

第二部叫“一场气干云霄的33”,真的

嗯,队长,文州,生日快乐

黄少天和世界永远爱你


========

本子通贩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30952093174&spm=a310v.4.88.1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612)
©明光恒照 | Powered by LOFTER